(郑春平 项凤华 鹿伟 刘伟伟)

2020-11-20 01:42

对此,南京市计生委副主任王安琴也谈了自己的看法,“我结婚也晚,生孩子也晚,但这些都是有计划在进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,单单是修改婚姻法,将法定婚龄提早两年,我觉得不具备可操作性。”

一边是剩男剩女增多、一边是“单独两孩”放开后将出现更多高龄高危孕产妇……今年的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、奥克斯集团董事长郑坚江提出一项建议:修改法定婚龄。他建议,男结婚年龄应改为不得早于20周岁,女不得早于18周岁。不过,对这一建议,江苏及南京相关部门均明确表示,二者没有必然联系,法定婚龄提前了,未必就会早结婚。

我国法定婚龄几经修改,1950年颁布的《婚姻法》规定:“男20岁,女18岁始得结婚。”《婚姻法》1980年进行了修改,将结婚年龄修改为“男不得早于22周岁、女不得早于20周岁,晚婚晚育应当予以鼓励”。

今年“单独两孩”政策将在全国各地落地。郑坚江对此表示,1980年时将男女法定结婚年龄各提高两岁,这是从有利于计划生育的角度考虑,但现在,中国已调整独生子女生育政策,修改法定结婚年龄也应提上日程。“由于法定婚龄的延迟,导致生孩子也晚,最终导致高危妊娠比例增加。”黄细花当时提出,降低法定婚龄和生育年龄,有利于保护妇女儿童的身体健康,有利于优生优育。郑坚江也认为,若结婚年龄提前,有利于延缓目前的老龄化人口结构及优化生育,有利于年轻人更早进入社会,更早承担责任,增加成熟度和责任感。

“其实现在大学生也可以在学校里结婚,但为何人数却不多?原因很简单啊,自己什么都没有,还在啃老呢,又怎么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呢。”王安琴说。对于即将实施的单独两孩政策,王安琴分析,虽然70后再生育的愿望很强烈,但最终会不会生还要打问号。(郑春平 项凤华 鹿伟 刘伟伟)

江苏人平均婚龄30岁,晚婚是普遍趋势

法定婚龄提前两年,有利于优生优育

“多数国家的结婚年龄为20周岁或18周岁。与其他国家相比,中国是结婚年龄偏大的国家。”郑坚江建议,根据中国现在国情,结婚年龄需要修改。关于法定婚龄的争议,这并不是个例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2012年就曾建议修改结婚年龄,建议将男女法定婚龄最低定为18岁,取消男年满25周岁、女年满23周岁为晚婚年龄的限制。

昨晚,现代快报记者连线采访了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钮学兴。对于这一建议,钮学兴的第一反应就是笑了,“你觉得将法定婚龄提前了,就能让大家早结婚吗,就能减少剩男剩女现象吗?”他说,过去是三十而立,现在则是三十而婚,早在2012年,江苏人的平均结婚年龄就达到了30岁。这种晚婚趋势现在越来越明显。以南京为例,去年南京小伙子娶媳妇是30.7岁,大姑娘嫁人是30.8岁。不仅如此,男女平均结婚年龄的差距也缩小了。造成晚婚的原因很多,比如因为忙于求学,一般人读完本科也20多岁了,然后忙工作,等稳定下来,开始谈对象,有的是与爱无缘,有的则碰上迟来的爱,还有一些人是因为挑剔,东挑西拣而耽误了。可以看出,这些现象与法定婚龄的高低是没有必然联系的。

Copyright © 2017 江苏省金坛市经营广告装饰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marineafric.com